三宅健【视频】【穆斯林文学】长篇小说《渤海怒涛》(六十)-通州朵斯提

【视频】【穆斯林文学】长篇小说《渤海怒涛》(六十)-通州朵斯提

《渤海怒涛》最后一章。
本平台已全部推送完成。感谢热心读者鉴赏!
第六十章
马云欣受悟率部下投诚
王光宇狼驼子壮烈牺牲

获悉鬼子血洗牛进庄,马云欣悲痛欲绝。姚宝云端过几次饭,他都未动筷。晚上睡觉,马云欣也是翻来覆去彻夜未眠。就像坠上巨头,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姚宝云知道自己这位老乡心思,便劝解他不要过度悲伤,以免弄垮身子。
马云欣低声说:“我想把队伍拉出去投奔八路军,你想法去和他们联系一下。”
姚宝云听后,并未惊讶。他十分了解,马云欣从小脾气性格耿直仗义,尽管当了保安军小官儿官,也没有忘了自己是中国人,说得再直率,就是没忘了自己是个回回!这是他没有失掉良心的起码标志!
姚宝云安慰他说:“老弟,无须着急,我这就去联系。”
当晚,姚宝云找到刘震寰,把马云欣想率部起义、参加八路军的想法同他说了。
刘震寰非常了解姚宝云。日本鬼子刚刚占领沧州的那会儿,姚宝云无奈在水月寺参加了保安军,在后勤部赶大车。一次刘震寰去沧州执行任务,途中恰巧遇到两个鬼子兵调戏一位农村妇女,当即出手营救,却不想那俩个狗东西,张牙舞爪地冲他扑来,一个被姚宝云一掌击昏。另一个气势汹汹地饿虎扑食扑向姚宝云。只见姚宝云不慌不忙跳到大车辕子上,抡起大腿,狠狠地砸向鬼子脑袋,当时把他打死!事后刘震寰急忙拉起姚宝云一气跑到安全地方。两人以后竟成了莫逆之交,当成亲戚似得经常来往徐发科。刘震寰给姚宝云讲一些抗日救国的道理。姚宝云则把回民当中的几趟弹腿、查拳、青龙刀等传给了刘震寰。
这事非同小可窃读记教案。刘震寰听后,赶紧让姚宝云回去告诉马云欣,这事得要向上级汇报,待定下来后,再做打算。马云欣听后,便踏下心来,等有了机会再行动。
又过了半年,冬去春来。
马云欣晚上闲来无事,偶然听到夜空“叽叽嘎嘎”的雁叫声,这是新海一景。春天,数不清的大雁一群群地从南方飞回,在新海湿地滞留,觅食休息。于是,当地专门打雁的猎人便乘机捕雁。
日本宪兵队的小队长犬养苟四郎,还在国内的时候,就喜欢用网捕猎。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凫fú的,有什么逮什么命锁修神,不知害死多少珍稀野生动物。
马云欣在新海的齐家务据点驻防以后,犬养苟四郎春季经常来这儿捕捉大雁,并且年年不断。想到这里,马云欣立即想起狗脸犬养杀害中国老百姓的滔天罪行,不觉怒火满腔,恨不得一下子掐死这个法西斯刽子手,为那些罹难的父老乡亲报仇雪恨。
正心里琢磨复仇的事,姚宝云过来告诉他:“沧州来电话。”马云欣接了,原来是犬养苟四郎打来的,说是过两天要来捉雁。
马云欣撂下电话,当即笑得满面春风。他想,机会终于来了,只要狗脸这混账王八蛋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于是,他低声地把自己的想法跟姚宝云说了说,姚宝云听罢,一拍大腿,说:“得!就这么办啦。”
犬养苟四郎非常佩服马云欣的功夫,喜欢与他来往。狗脸每次过来打雁,总是来马云欣的据点,让他帮忙准备。这次,马云欣看机会来了,便让姚宝云去同刘震寰他们联系,准备这次捉了狗脸起义,把队伍拉过去。王光宇、刘子芳几人认为此时正是机会。于是,王光宇派来整整一个大队到马云欣的据点,换上保安军服装,暗藏在马云欣的队伍里,只等狗脸一来马上行动。马云欣还告诉王光宇,要多多准备大车,好拉粮食弹药、武器装备。王光宇、刘子芳一一作了安排,从各村暗暗地抽调大批车辆,动员群众准备着。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过了两天,犬养苟四郎真来啦。不过,这次,他还多带来恶魔同伴——女特务山口美惠子和一小队鬼子兵。
读者您想,刘震寰、王光宇、刘子芳以及马云欣都是经过枪林弹雨出生入死见过阵势的人,岂能让这几个小鬼子唬着?几人依然按照商量好的办法,把鬼子放进据点,先是让他们喝酒吃饭,等喝到醉儿马稀时,几人亮出枪,小鬼子无力抵抗,只得乖乖缴枪投降。那狗脸犬养平时作威作福惯了,见自己一伙上当,“唰”的拔出指挥刀就要玩命。刘震寰拦住人们,说:“区区小儿,何足挂齿!拿刀来!”
“还是让我收拾他!”马云欣手握大刀,把刘震寰拉倒自己身后说。遂朝狗脸厉声喝道:“小日本!有本事跟老子玩玩章丽厚身价!”众人闪出场子,把犬养围在当中。狗脸以前吃过马云欣的亏,那里还敢出手?两人几个回合,便被马云欣瞅个空子,挥刀打飞他的指挥刀。这小子一愣神,马云欣翻刀冲他脖颈就是一下,那颗狗头当即滚落在地!
山口美惠子平常不喝酒。有人宴请,只是端起酒杯稍稍抿两下应付应付。马云欣几人拼命劝他们喝酒,心里早有警惕。看到中计拔枪顽抗。王光宇朝这日本婆娘大吼一声:“缴枪不杀!”
这日本婆娘听王光宇日语说得这么娴熟,便说:“用阴谋诡计取胜,不是好汉子。有本事的,跟老娘一对一的比划尤皙。”王光宇说:“我们中国有句俗话:鸡不和狗斗,男不跟女斗!我们几个堂堂男子汉闵惠芬,谁和你这个女人过手?有损我们身份!赶快缴枪投降!”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炸雷般怒吼:“小日本!不要猖狂,姑奶奶跟你交手!”人们回身一看,原来是吴翠香。只见她身子一纵跳进圈子,来个骑马蹲裆式,任珈锐冲那日本女特务撩撩手。山口像一只红眼母狼,张牙舞爪向她扑来。翠香轻轻一闪,婆娘扑了个空。翠香趁机伸腿扫去,不想那日本婆娘机灵地一跃闪过,回头稳住身子,反手伸拳冲翠香面部狠狠击来。翠香侧身闪过,随即出拳回击。两个女人似乎粘在一起,你来我去,拳打脚踢打了十几个回合,不见高低输赢。只见吴翠香打得性起,朝山口虚晃一拳,小鬼子急忙挺手护面。冷不防,吴翠香闪身就势朝她后背狠狠一掌,打得这婆娘口吐鲜血,引起人们一片喝彩!谁知,趁人们不提防,这女特务猛然拔枪射击,打中王光宇的胳臂。怒不可遏的人们乱枪齐发,把这日本婆娘送回老家。
这里还要给大家交代一件事:以后哈文春和铁承效做媒,吴翠香嫁给了姐夫刘兴富,为他们家添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姨子续弦填房姐夫,这当初在回民当中十分兴盛。当然,这是后话。
等到把几个小鬼子解决,马云欣便跟士兵说:“弟兄们!我马云欣以前眼瞎走了错道。今天,我领着大家参加八路军武尊重生!还是那句话,都是我的好兄弟!不愿跟我干的,咱好说好散;愿意留下的,走到天边,咱都是回回教亲!”说完,命令士兵们开打仓库,刘子芳、刘震寰命令人们赶紧把这些物资统统装上大车,浩浩荡荡往根据地转移,那些东西连着整整拉了一天一夜。
以后,马云欣率领部队转战南北立下汗马功劳,直到抗战胜利转业平安回家。
董大头的舅子卞泽明是个有名的坏小子,尤其是对回民群众的生活习惯非常看不惯。按理说,回民的这种生活习惯,既不影响别人生活,又不会伤害谁。但是,这小子天生不是好东西,没事找事拿回民当兵的打哈哈消遣。一天吃饭,汉民士兵伙房做粉皮炖大肉。他同一个叫吕大蛤蟆的家伙从伙房打饭来,正好遇见刘二线,这小子斜愣着一双坏眼儿挑衅地说:“怎么样,来点尝尝。”
刘二线一听,怒不可遏,一脚踢飞了盛肉的饭桶,连汤带水扣了俩人一身。那俩小子知道理亏,不敢声张,自认倒霉。谁知,二线身后几个铁哥们不干了,围住这俩坏小子,一顿枪托子把他俩砸了个头破血流抱头鼠窜。
过后,董大头知道了这件事,明知是自己舅子混账,惹回民当兵的生气,遂向刘佩忱刘司令赔礼道歉,并严令舅子卞泽明出钱,请刘二线他们几位去月盛斋饭店吃了一顿。大头邀请狗趟子、徐世伦、唐老和张占海等人作陪。席间,大头当着这些人的面,把舅子和吕大蛤蟆狠狠训斥一顿。刘佩忱看大头姐夫、舅子俩人说得挺诚恳的,也就没再说什么。
谁知,就在一伙人吃吃喝喝兴致十足的时候,突然,徐世伦浑身颤抖口吐粘沫跌倒在地,一时不省人事,急得这些人惊慌失措。大头赶紧招呼舅子等几个年轻力壮的,把他搊chōu起来,盘腿掐人中,忙活好大一会儿,才缓上气来。正当人们想喘口气歇歇时,徐世伦竟然颠三倒四说起话来,人们惊得目瞪口呆地用心听着。原来竟是狗趟子狗爹老坏种的声音。只听他说:“老的少的们!我是老坏种!我不是人!我诬陷刘品一阿訇,给他往宪兵队写了诬告信,说他是国民党军统特务,还有电台……我不是人!……不是人,曹梃子的爷爷也是我害死的……”说罢,使劲扇嘴巴,打得满嘴直流臭血。一会儿趁人不注意,一头朝桌子角撞去,竟然撞了个狗血喷头!
刘佩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下子叫起来:“哎呀!遇见撞客啦!” 撞客就是人们平常说的鬼附体。刘佩忱这样一说,满屋子人个个吓得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狗趟子更不是滋味,不管怎么样,老坏种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抖落昔日个人的不是,脸面更是觉得挂不住。只得让几人赶忙摁他。哪知,徐世伦趁人不注意,只听“吭”的一声,又一头撞在墙角上,当时鲜血四溅死于非命!那撞墙的声音,隔壁几处雅间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人是有灵魂的。特别是那些坏人死了,灵魂暂不能归位。老坏种生前恶贯满盈坏事做尽,对刘品一阿訇竭尽造谣生事诽谤谩骂打击侮辱之能,什么不是人的事都干了,什么不是人的话都说了,自觉到后世没法交代。他暴死后,坏魂四下游动。那天正好撞上徐世伦,借着他的嘴,把自己所做坏事抖落出来,好让他的罪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蒋林珊。依此警告那些作恶干歹的人,冥冥之中,有公道的真主在监视人们一切言行!
狗趟子看见此景,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在天津同俄国军妓乌丽耶娃睡觉时做得那个奇怪的梦,蒙面人说得“亚朱者、马朱者”(1),心里吓得当时脸都白了武敏之,斯时方知人们常说的幽玄之事是真实的,见天提心吊胆的疑神疑鬼,像得了神经病似的惶惶不可终日。
鬼子即将战败投降的前夕,日本人为了稳定军心,特意为刘佩忱晋级加薪,弄得沸沸扬扬的很是热闹。刘佩忱在沧州城里月盛斋饭店宴请了不少知名人士前来助兴,人们大都送了贺词锦幛等等。
狗趟子本来斗大的字不认的一个,偏冒充文人墨客,想请人写副书法作品红色风流,冒充门面。谁知出门巧遇韩庚和先生。原来,韩先生正来沧州为掌柜办事。狗趟子死皮赖脸缠着他,央他写幅作品。韩先生想了想,便提笔信手写了一首唐人古诗交差。
狗趟子赶紧把它拿到回宜巳的装裱店装裱好,开会那天,挂到大厅上,四下宾客都凑到跟前读上面的内容。只见写着:“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处不怨声。今来县宰加朱绂fú,便是生灵血染成。”当时惹得满厅讥笑。
老特务土肥原贤二精通中国诗词,自觉难堪。朝宪兵队龟尾寿使个眼,小鬼子一时性起,拖出狗趟子,当场用军刀把他刺死。这情景跟他当时做的梦一样。这说明一个道理:干好的得好,干歹的得歹。真主是公道的,真主的清算是公道的,真主是深知人的好坏行为的。真主绝不会放过那些作恶的坏人。
马云欣反正投诚,参加了八路军,根据地人们皆大欢喜,人们竞相奔走相告,四下老百姓携带慰问品涌到狼驼子慰问子弟兵,一时热闹异常。
前面我们说过,回民战士的伙食,都是由回民厨师单做,同汉民伙食分得清清楚楚。谁知,隐藏在八路军里的日本特务TV—07趁人多手杂,把给回民战士专做的包子,同汉民战士的包子调了个。马云欣有个班的战士吃着不对劲,发现竟是汉民包子,当时不干了,吵吵嚷嚷地起哄。
隐藏在八路军队伍当中的日本特务TV—07趁机蛊惑说:“弟兄们!共产党八路拿咱回回不当回事,咱决不受这个气,还是去投奔日本人上算上海女排吧!”
在这些闹事的当兵的人里,有一个叫孙汝岱的,是土匪出身,为人心狠毒辣,头两年前,为了百两烟土的蝇头小利,竟暗中投靠了日本人。他在一旁也煽风点火地嚷嚷:“弟兄们!是回回种的,跟我去找当官的论理去!”那些当兵的正在气头上,听他这样一说,当即有一些人嚷着回家,另外五六人气哄哄地跟着孙汝岱去找八路军头头。
纵队副队长梁啸宇,负责接待这些当兵的。他费尽口舌,孙汝岱煽动人们就是不听,个个拔枪弄刀就要动武。那时,王光宇正在养伤,获悉情况危急,急忙赶到那里劝解,劝他们忍耐,上级领导会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严惩坏人,给大家一个交代。
正当王光宇说话时,日本特务TV—07朝孙汝岱使使眼色,这小子悄悄拔出手枪,猛然朝黄骅、王光宇和另外一名干部连开三枪,把几人打死。王光宇没想到竟有人背后开黑枪,他晃晃身子,不甘情愿地倒在地上。这位抗日英雄——回族好儿子,死在叛徒的黑枪下。
日本特务威胁那些当兵的,把王光宇尸体装进麻袋抛进渤海。
这事发生在狼驼子,时间在1943年4月18日(民国三十二年农历三月十四),离抗战胜利,仅仅两年零四个月。
刘子芳、刘震寰他们闻讯赶来,孙汝岱和那帮肇事士兵已经逃散。他们和那些与王光宇朝夕相处的战友们,在抛下英雄的地方找了好长时间,也未捞出英雄遗体。
满天愁云,笼罩着人们;滔天巨浪,冲击着渤海鲨鱼口外的小岛,几欲把小岛岩石拍碎;海鸥无力尖叫着,在这片海域盘旋,像是在为这位英雄哭泣……
注(1):“亚朱者、马朱者”这是《古兰经》第十八章提说的古代两伙作恶的民族。伊斯兰教传说到世界末日来临时,它们还要出来祸害世界、残害人民。
1980年9月初稿于沧州化身庵本宅;
2004年6月二稿于承德隆化清真寺;
2015年4月定稿于山海关清真寺。

后 记
李鸿鸣

获悉《渤海怒涛》终于付梓印刷,我如释重负轻轻松了一口气:心中多年的夙愿总算是完成了。
这部小说描写的大部分历史事件、故事情节及人物,基本上都是真人真事。记得小时候,生活在回族聚居区,周围邻居中有不少八路军退伍战士、国民党军抗战老兵、党的地下工作者、游击队员、还有保安军士兵,闲暇之余,他们常坐在一起谈论各自的经历故事,让我记忆颇深;参加工作后,身边的老职工常常同我讲那些流传在回族群众当中的抗战老兵故事,特别是日军侵占沧州,宋哲元二十九军部队官兵在沧州附近同日军浴血奋战的动人故事令我敬佩有加;更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阎恩清老人给我讲述的他和他的战友的那些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他自己就是抗战英雄,当过二十九军士兵,打日本差点丢了性命,出于对英雄的崇敬,文革那个动荡的年代老人也没遭到批斗,去世后当地的百姓以回族土葬的方式埋葬了老人家,十分难能可贵。
还有我的叔伯姑父、抗战英烈王光宇的那首“军魂之歌”:弟兄们,抡起大刀,砍向鬼子们!我们是血气方刚的军人,保护民众,是我们的责任。拿起这简陋的武器,奔赴前线抵御外辱,有四万万同胞作坚强后盾。让我们用血肉之躯,构筑钢铁长城,捍卫中华民族之根!每每听姑姑读起来总是潸然泪下、热血沸腾。
王光宇,原名惠清、字近贤,经名达吾德,回族,家住沧州东街头小北庄。早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经常同寻求真理的人们探讨救国救民大事。经同乡刘清扬介绍入党后,以教书掩护从事地下工作,后在二十九军从事军运工作。他牺牲得很早。这些英雄可歌可泣的事迹常常萦绕在我的耳畔,让我发自肺腑的敬重!多年来,我的心里始终埋藏着一个心愿:一定把这种民族气节用文学形式记录下来,以告慰这些为民族利益、人民幸福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上海助医网。
历史是一面镜子,更是一部深刻的教科书。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的一部浩气长存的英雄史诗,无论何时,在中国历史上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民族危亡的时候中国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铁骨铮铮、视死如归,都付出巨大牺牲,做出重大贡献,这些都记载在中华民族的史册里,融入中华民族的风骨里,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
然而,我们也看到神魔养殖场,近几年来,日本一些政治组织和政治人物东出昌大,不仅不对侵略历史进行深刻反思和彻底检讨,而是更加变本加厉地矢口否认日军侵略的野蛮罪行,美化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藐视历史事实和国际正义谈情斗爱,挑战人类良知,继续走战争道路的狂妄野心昭然若揭,这是对二战后国际和平秩序的公然挑衅。重温历史,是为了对过去更好地的纪念谭什成,也是为了对未来更好地展望,更是对现在的更好把握和珍惜。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把多年积累的素材整理出来创作成小说,以这种文学形式,通过描述回族群众在国家遭受外强入侵时,表现出的强烈爱国爱教情怀,从一个侧面再现70年前的那段充满艰辛困苦的民族抗战历史,讴歌中华民族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进而探识了“爱国”传统文化理念形成的历史文化根基。作为对抗战英雄的缅怀以及对那些死难同胞的纪念,也便于让这些动人的英雄事迹流传下去,让我们子孙后代铭记历史的悲惨教训,明白当今和平生活的幸福来之不易,让世界和平永远地传承下去三宅健。
在《渤海怒涛》的创作过程中,省、市伊协各级领导给予我大力支持病尉迟孙立,各界朋友给了我很多关爱,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再此道一声谢谢。由于时间仓促,加之本人水平所限,书中错误在所难免,还望各位读者批评指正!
阿卜杜·拉赫曼·李鸿鸣
2015年7月
于河北.秦皇岛

上期链接:
【穆斯林文学】长篇小说《渤海怒涛》(五十九)
第五十九章 解经悟道刘品一气贯长虹 恶贯满盈老坏种顷刻毙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