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都不能少下载【视频】【水哥说水第一期】迪拜之旅有感-水哥咨询

【视频】【水哥说水第一期】迪拜之旅有感-水哥咨询董大宝

要说金碧辉煌,他不如澳门;要说寸土寸金,他不如香港;要说宏伟魔幻,他也不如水哥的大本营--魔都上海。但是他就是傲娇,有阿布扎比的石油撑腰,迪拜就这么雄起了,也在金融风暴中屹立不倒。今年7月,水哥有幸领略了迪拜的风采。兴许是夏天尘雾的关系,说实话,总体而言对风景有些失望。迪拜游玩的攻略不少,但都大同小异,所以水哥今天想说说自己在迪拜接触到的一些人以及想到的一些事,算是迪拜游的小随笔吧。

TonyGibson
Tony是迪拜Skydive Dubai公司的负责动力伞的工作人员。我偶然查到了原来迪拜还有动力伞的项目,于是跟这位大叔打上了交道。Tony跟我抱怨说,相比较于跳伞、直升机等活动,动力伞在中国旅客中生意很是糟糕,连我这个7月来旅游的,都成了今年第三个做动力伞的中国人。原因其实特别简单,官方动力伞和跳伞基本都只有脸书宣传。然而跳伞这项运动在国人的圈子里更为频繁,所以中国旅客很快就发现了迪拜的跳伞项目。中介们也发现了,于是一个小小的产业链形成、滚动,大家各取所需——如今迪拜的跳伞运动,哪怕是在淡季,也需要提前2周到1个月预定怪盗圣少女。而动力伞就这么被忽略了,仅仅靠着欧美和印度的旅客,该项目基本只在日落时候客人较多狛枝,一年到头,得点蝇头小利。而动力伞本身应该有其盈利的很大空间。和跳伞相比,动力伞更方便拍照、赏景;和直升机相比,动力伞飞的更高,也更加有趣,更何况该项目比直升机和跳伞都要便宜。当然,我这里并不是想要宣传推广这个项目。我跟Tony简单交流之后,彼此都认可了该项目的推广空间,于是我让他注册了微信葛仲珊,然后推荐了一些旅游定制相关的工作人员,希望能有所帮助。

(水哥小小出镜一下,hia hia~~~)
当然这只是迪拜旅游业的冰山一角,作为一个老牌的旅游城市,迪拜本身还有太多太多可以开发的地方了。业务上像动力伞一类的项目,绝大部分国人去了想必是完全不会接触的。此外地域上类似于Jumierah公共沙滩等,周边的餐饮、娱乐项目与海南三亚随便哪片沙滩都比不过。甚至连三流沙滩海景的巴厘岛都远远不如。好吧,也许这只是我对饥肠辘辘时跑去Jumierah沙滩看日落结果发现那儿的餐厅都还在装修的吐槽。但是不少商业潜力还是埋藏于迪拜的,细心点挖掘,迪拜是一个老牌旅游城市,但也是一个旅游业在发展中的城市。

(超级酷炫有没有~~~)
巴基斯坦服务员
“你从哪里来?”
“中国。”
“真的?我来自巴基斯坦。你知道的,巴基斯坦和中国是最好的伙伴。”
“哈哈。”
相信出过国遇到了巴基斯坦小伙伴的国人都会有一种自豪勃利天气。在受过我们国家帮助的人面前,可以如此跨越肤色的雷米盖拉德,自如的交流。
“你从哪儿来?张翔玲
“上海。”
“来旅游么?还是来办公。”
“旅游。”
“来这儿玩多久。”
“一周吧。你呢?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两年了阿哥阿妹谢军。”
“老婆孩子都在巴基斯坦吕婷华?”
“是的,这里工资高太多了。”
我在英国也遇到了不少巴基斯坦的小伙伴,基本都是这样。老婆孩子在巴基斯坦,自己在海外打工,工资寄回家,为了让家里人过的稍微好一点。眼前这位稍微有点点不一样,可能是迪拜的天气太好也可能是我的墨镜的原因,反正比之前见过的帅一些。像往常一样,我习惯性地给小巴一点小费(大约10元的价值),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他居然拒绝了。
“不,先生。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不能收。公司有规定,而且我们老板会知道的。”
我向周围望望,没有人注意我们这边,于是再看向他。
他继续解释道:“谢谢您的好意,但是这个小费我们不允许收。”
这倒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在欧美酒店门口的小哥,不论种族,对小费的追求那是一个绝。我曾记得在某香格里拉时我和父母离开给小费,服务生刚表达完感谢,另一家人出现准备离开,该服务生立刻凑上去点头哈腰地帮忙开车门。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这家酒店的独特还是迪拜,甚至阿联酋的习俗,但至少小巴兄的表现让我觉得很舒心。
“那么,祝你工作愉快。”
“谢谢先生。”
我离开了何欣航。
大巴上的小伙伴
在迪拜坐大巴这个经历也不常见有人分享。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打的到大巴站,找到人工售票口,拿出零钱买票,然后坐车。但是水哥的行程略微曲折。打的打到了迪拜的地铁终点站(其实就在大巴站旁边),然后傻乎乎的我就进了地铁站,转了一大圈,最后问了人才知道来错地方了。然后,水哥很神奇地在自动售票机上排队排到自己才发现天野月子,自己没卡没零钱(身上只剩下美金了),于是又去人工窗口。人工窗口队伍长不说,正巧来了一帮女士结伴买票(迪拜女性买票有优先权),于是排了半天发现:人工窗口也不能用美金。于是乎跑去旁边的汇兑公司换钱,再继续去人工窗口排队。几经周折的水哥终于买到了票,却找不到应该上的车。就这个找车对的过程,扎扎实实错过了一辆。咳咳~~~其实,主要是在这个地方实在不习惯问路以及和人交谈。然后自己走了不少弯路。
终于水哥上车了,选了个窗边的位子坐下,然后不久一个阿联酋小伙伴就坐在了我旁边。阿联酋一般有钱的,长得帅的都是自己开车,而坐大巴的。呃。我开始怀念那个巴基斯坦小兄弟了。
“你好,我是来旅游的。”
“你好,我是去工作的。”
“天气很热啊。”
“是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么个小哥坐我旁边,你说水哥还睡得着么?!包被偷了怎么办?口袋被摸了怎么办?但是有趣的是,这小哥居然一开车就睡了。平淡的神情,悠悠咖喱香,这货睡得好舒服啊。那么问题来了。我作为一个不同种族的人,不放心身边这位小哥,很合理。那他为何如此放心我?如果我的担心是合理的,那么他的放心便成了不合理。
我转头望向车内,所有人都在睡觉。阿拉伯人,印度人,黑人,还有白人。大家睡的可舒服了。那就明白了,大家的放心是合理的,我的担心反而不合理了。道理明白了,不过心理上要过得去,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仔细想想,我都在国外呆了这么久了,很多地方号称是最包容的国度王志千,然而这种心理却还是没有跨越,着实有几分惭愧。
而后,在迪拜的最后一天,打的。
“师傅,到迪拜mall。一个都不能少下载”
“好的。”
“我累了黎曼和,先睡会儿帝国塔防。”
“睡吧,没问题。”
我呼呼大睡。
顺风车
从阿布扎比回迪拜的时候,我到携程拉的微信群里寻找拼车。一哥们回复说在这边见个客户之后可以跟我一起回迪拜,于是我们约好了时间地点。有趣的是,那哥们的客户(阿联酋本地人,自称有三个老婆的小土豪)执意要带那哥们去参观一下龙城(在迪拜),于是乎我们就不用打的了,而是可以做他的顺风车回去。
其实这件事没有什么特别大不了的,只是感觉十分有趣。就这样无缘无故节省了100美金的打的费。
总结
迪拜,作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给我最强的概念是,当地的人都十分本分。无论心情如何,他们会把个人分内的事情做好(出现过打的去非常近的地方导致司机不大开心,但是也没有要求多加钱),然后不会去过多搭理其他人(那个送我去了龙城的阿联酋小哥全程跟我讲过三句话:hello,nice meeting you,bye-bye)。换句话说,在这个地方共事,交代好的事情,大可放心,任何额外的东西,没必要要求。其实这种处事模式,水哥还是非常喜欢的。
最后附上两个视频,从不同角度和水哥一起欣赏下不同视角的迪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294.html